早幼教机构复工路漫漫。作为最晚一批走向复工的校外机构,广大线下幼儿园、托育机构在做好层层消杀之后,也依然要面对家长对安全性的疑虑。“至少4个月的关园,开园了很多家长也不放心送过去。”既是二孩家长,也是早教从业者的李雅婷说道。

低龄的教学对象,为早幼教机构开拓线上阵地增加了一道天然屏障。疫情之后,越来越多的家长和机构把目光投向早教老师上门教学。

继4月上线“老师到家”之后,摩尔妈妈App于近日推出“定制教育”服务,家长可依据平台提供的老师、教学方案,从自身需求出发,为0-6岁儿童定制客厅小班(一对多)、户外活动(公园景区)等线岁早幼教托育产业的更多创新可能。

此前,媒体曾报道过摩尔妈妈APP的老师到家服务,由家长提供场地、学生,摩尔妈妈平台负责匹配老师,并对老师提供“云教研”支持,最终在社区或是家中完成线下教学交付。

摩尔妈妈表示,任何用户都可以提交申请成为平台老师,但要走到孩子面前,需要经过重重关卡。

首先是平台审核老师资质,目前只通过具有早教经验的老师,并进行实名认证和证书核实。教师上线后,由家长根据个人需求挑选,并在平台方的参与下进行视频面试。合格后安排线下试课,在老师、家长双方满意的前提下,才会真正开始让老师到家。

“一般情况下,家长试课2-3次都能找到合适的老师。”姚娜介绍,试课阶段家长可按五折优惠价格支付课时费。在经过1-2周班级初创期后,进入固定合作模式,目前没有遇到有频繁更换老师的需求。

姚娜自己就是摩尔妈妈的忠实用户,从每月15000元的国际幼儿园退园后,她为儿子定制了专属早教课堂。一周5天,每天6小时,支出控制在7000元左右。

同时,上课的地点变成了自家的客厅、社区的空地,除了省去来回接送孩子的时间和精力,更让姚娜觉得“爽”的点在于老师、课程甚至是同学,都可以由家长自己决定。

在定制页面,家长可以自由选择客厅小班、上门早教和亲子游学三种授课类型,设定所需老师的教育理念、技能特长等,并根据老师收费标准进行调整。同学也可以自主决定,摩尔妈妈支持同社区家长拼团,每班不超过4个学生。

老师到家服务上线三个月,在北京地区已经形成超过150个摩尔妈妈的家庭班级,每个班级1-4个学生不等。“现在每天会新增15-20个家庭进入摩尔妈妈,主要是靠口碑传播。”

面对不同城市的不同需求,姚娜表示,“核心就是一二线城市缺服务,三四线城市缺内容”。近期摩尔妈妈的需求单开始从二线城市产生,三四线城市以使用平台开放教案入手。

据了解,摩尔妈妈于近日启动了全职老师招聘计划,包括到家老师、教研培训、家长运营等岗位,应聘老师需要具备3年以上主班教龄(0-6岁),以及英语、体能、音乐、幼小衔接等一项特长。第一期招聘城市为北京、上海。

目前,摩尔妈妈教研中心有近百个课程主体框架,上千个活动教案。课程框架由平台专职教研团队负责,具体教案则是老师们自行编写上传,免费使用。教师可选择平台已有教案,或按照平台框架重新编写。每个老师的教案数量、质量、被引次数等因素,将会影响其在平台的曝光和定价。

此外,课中家长可进行看护和陪同,实现对教学的评价。课后,老师需要上传课堂观察图文笔记,包括教学内容、学生参与度、教学效果等方面,家长也可以随时查看并点评,结果也会同步反映在教师评价体系中。通过对教学数据的脱敏处理,反哺教研和教师。

“我们对老师的管控是完全遵守‘市场手段’。” 摩尔妈妈将自己定位成一个供应链平台,而不是简单的交易撮合平台。

课时收入高低受专业程度、服务质量、家长评价等多个因素共同作用,老师把行为固化在平台上,可以提高课时收入水平。据介绍,有老师成为摩尔妈妈的全职老师,5月课时费收入2万元。同时,老师要参与平台的培训与指导,则需要通过服务时长进行兑换。

记者了解到,摩尔妈妈正在北京试行培训师制度,优秀教师将会转化为平台培训师,向其他老师传授经验,提供职业上升通道。

在姚娜的设想中,未来摩尔妈妈还将成为精准广告投放入口,以及教具教材销售等社区电商、产业电商入口,平台上的高净值用户成为家庭保险购买入口等。

营收方面,摩尔妈妈面向C端家长收取匹配服务费,在交易中向B端教师收取10%的佣金,以及向园所端收取营销引流费用。

小肥妈妈儿子今年2岁多,是著名的“海淀妈妈”一员。5月以来,每周二、四上午,她和社区里的另外两名家长一起,通过摩尔妈妈为孩子定制了老师到家服务。“老师讲的绘本故事里涉及到小石头,接下来的活动中,老师会带着孩子们观察小石头,并用小石头做很多有趣的游戏和活动。“小肥妈妈认为,早教老师提供了老人、保姆带孩子所不能达到的专业度。

2016年,中国正式施行“全面二孩”政策。艾媒报告显示,至2018年,中国0-6岁婴幼儿已超1亿人。其中,48%的家长对托育服务有需求。

像小肥妈妈这样的年轻家长,正在成为市场的主要消费者。艾媒分析师指出,保姆式的纯托管模式已经无法满足新一代家长的育儿寻求,家长转向寻求专业科学的早教及托育产品服务,托管+早教将成为市场主流。

继2019年国务院下发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后,近期,国家卫健委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调研“家庭托育点”。姚娜认为,这将是未来早幼教托育行业发展的大趋势,像摩尔妈妈这样,由一个妈妈发起、一个老师上门、两三个孩子拼团上课,正是“家庭托育点”的雏形。

在早幼教领域,创立于2018年的摩尔妈妈还属于新生力量,团队人数有25人,其中包括8位产品技术人员、4位教研人员。2019年,摩尔妈妈获得晨兴基金、线万美元Pre-A轮融资。公开资料显示,创始人姚娜曾在谷歌中国、豆瓣、宝宝树等公司任职,在互联网领域连续创业15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